河南省纺织品公司与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等借款合同纠纷案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3)民二终字第79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河南省纺织品公司
法定代表人:霍清田,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元涛,北京市正见永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唐娜,北京市正见永申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
住所地:河南省郑州市西大街216号。
负责人:任增祥,该办事处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李杰,该办事处经理。
委托代理人:董智勇,顺河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河南省信阳纺织品采购供应站。

上诉人河南省纺织品公司(以下简称纺织品公司)与被上诉人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郑州办事处(以下简称华融郑州办事处)、原审第三人河南省信阳纺织品采购供应站(以下简称采购供应站)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原审法院曾以(1996)豫经初字第107号经济判决书审结。该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纺织品公司不服该判决向该院提出申诉。该院于1999年8月4日以(1999)豫法立经字第108号经济裁定书裁定对本案进行再审,并做出(2001)豫法审监经字第532号民事判决。纺织品公司不服原审法院上述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了由审判员付金联担任审判长、审判员金剑锋、代理审判员李京平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尹静担任记录。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法院一审审理查明:1992年7月2日,中国工商银行郑州分行花园口路支行(以下简称花园口路工行。2000年5月31日,花园口路工行按国家政策将不良资产剥离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债权债务亦转移给中国华融资产管理公司)与纺织品公司签订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花园口路工行贷给纺织品公司人民币1136万元。贷款期限6个月,即1992年7月3日起至1993年元月2日止,月利率为6.75‰,贷款用途为购针织品。1992年7月18日,双方又签订一份《流动资金借款合同》。合同约定:花园口路工行贷款给纺织品公司人民币1200万元,贷款期限12个月,即1992年7月18日起至1993年7月17日止,月利率为6.6‰,贷款用途为购布、毛线等。两份合同同时约定:按季收息,息随本清,如遇国家调整利率,按调整后的利率计算,到期如不能偿还借款,按银行规定加收逾期利息和罚息。纺织品公司在签订7月18日贷款合同时,以4089.33平方米土地使用证和106间房屋使用权证作抵押,与花园口路工行签订抵押协议书。两份合同签订的当日,花园口路工行即将1136万元、1200万元贷款划入纺织品公司在该行的账户上。纺织品公司于1992年6月30日、7月18日分别以号码为2609737、269755转帐支票各一张,将1136万元,1200万元贷款偿还了该公司拖欠花园口路工行1992年之前的逾期贷款。之后,纺织品公司于1992年10月9日至1994年4月15日归还1136万元贷款本金724.50万元,支付1200万元贷款利息至1993年2月。两份合同到期后,花园口路工行于1994年12月28日对纺织品公司发出两份催款通知书。该公司分别在催收单上加盖了法定代表人王跃华私人印鉴和公章。花园口路工行在多次催要无望下,遂于1996年12月10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纺织品公司偿还贷款1611.50万元,利息1497.98万元(截止日期1996年12月20日)。

原审法院认为:1992年7月2日、7月18日花园口路工行与纺织品公司所签订两份借款合同,其形式上是借款用于经营,事实上是归还先前所欠借款,是一种以贷还贷规避法律的行为,对此双方均有过错。纺织品公司应承担返还花园口路工行本金和利息的法律后果。关于赔偿损失问题,双方均未主张,该院不予考虑。由于合同无效,花园口路工行依据合同主张的复息理由不能成立,该院不予保护。纺织品公司提出已归还的724.5万元,与本案两笔借款无任何法律关系的理由,缺乏相应证据,不予支持。该院判决:1、纺织品公司返还花园口路工行本金1611.50万元,利息1147.28万元,共计2758.78万元(利息参照约定暂计止1996年12月10日)。2、驳回花园口路工行其他诉讼请求。上述给付款项,限本判决生效之次日内一次清偿完毕,逾期按中国人民银行公布的同期一年流动资金贷款利率,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165484.4元,花园口路上行承担165484.4元,纺织品公司承担148935.6元(花园口路工行已交的案件受理费,该院不再退回,执行中由花园口路工行直接与纺织品公司结算)。

上述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纺织品公司对该判决不服,向该院提起申诉称:一、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判决错误。原判未查明原贷款(即92年以前贷款)系原承包人采购供应站所贷事实,亦没有查明原贷款的基本事实。纺织品公司根本没有以贷还贷的意思表示,对采购供应站所欠贷款不知情,也没有义务替其还贷款。纺织品公司两笔贷款均是为筹建省纱布批发市场项目而贷款。花园口路工行并没有将款贷给纺织品公司,纺织品公司当然不存在还款问题。原审判决让纺织品公司承担因政府行为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失公平。二、原审程序违法。原审法院拒收纺织品公司在法庭指定期限内提交的有关证据。本案应追加采购供应站参加诉讼。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花园口路工行的诉讼请求。

华融郑州办事处答辩称:一、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1992年以前的借款人是纺织品公司,1992年以后借款人仍然是纺织品公司,“以贷还贷”前后借款人主体并没有变更,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明确。“以贷还贷”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从1992年10月9日至1994年4月15日,纺织品公司累计归还花园口路工行借款724.5万元,又于1994年12月18日,在两份借款合同的逾期催收通知单上加盖公章,明示认可。二、原审程序合法。本案无须追加采购供应站参加诉讼。请求驳回申诉,维持原判。

采购供应站未到庭参加诉讼。后寄来一份“关于不参加诉讼的说明”称:采购供应站与花园口路工行从未发生过任何关系。本案审理的是1992年7月的贷款,而采购供应站已于1991年底结束承包工作,其与1992年贷款无关。采购供应站承包期间与金融机构发生的一切借贷关系,均属为纺织品公司经营和发展的正常借贷,与采购供应站无关。而且承包期间的盈利及功过是非,不是本案诉争焦点。承包结束后,采购供应站从未收到任何单位对这一问题做出全面彻底、客观公正的结论,也未接到让采购供应站参加审计、清查的通知。故采购供应站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没有实质意义,决定不参加诉讼。

原审法院再审查明:(一)采购供应站承包纺织品公司的事实。1988年9月24日,纺织品公司作为河南省深化改革的试点,经河南省深化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批准,河南省商管委、河南省财政园口路工行并没有将款贷给纺织品公司,纺织品公司当然不存在还款问题。原审判决让纺织品公司承担因政府行为而造成的经济损失有失公平。二、原审程序违法。原审法院拒收纺织品公司在法庭指定期限内提交的有关证据。本案应追加采购供应站参加诉讼。请求撤销原判,驳回花园口路工行的诉讼请求。

华融郑州办事处答辩称:一、原审认定事实清楚,判决正确。1992年以前的借款人是纺织品公司,1992年以后借款人仍然是纺织品公司,“以贷还贷”前后借款人主体并没有变更,双方债权债务关系明确。“以贷还贷”是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从1992年10月9日至1994年4月15日,纺织品公司累计归还花园口路工行借款724.5万元,又于1994年12月18日,在两份借款合同的逾期催收通知单上加盖公章,明示认可。二、原审程序合法。本案无须追加采购供应站参加诉讼。请求驳回申诉,维持原判。

采购供应站未到庭参加诉讼。后寄来一份“关于不参加诉讼的说明”称:采购供应站与花园口路工行从未发生过任何关系。本案审理的是1992年7月的贷款,而采购供应站已于1991年底结束承包工作,其与1992年贷款无关。采购供应站承包期间与金融机构发生的一切借贷关系,均属为纺织品公司经营和发展的正常借贷,与采购供应站无关。而且承包期间的盈利及功过是非,不是本案诉争焦点。承包结束后,采购供应站从未收到任何单位对这一问题做出全面彻底、客观公正的结论,也未接到让采购供应站参加审计、清查的通知。故采购供应站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没有实质意义,决定不参加诉讼。

原审法院再审查明:(一)采购供应站承包纺织品公司的事实。1988年9月24日,纺织品公司作为河南省深化改革的试点,经河南省深化企业改革领导小组批准,河南省商管委、河南省财政厅作为发包方,采用公开招标的方式,与采购供应站签订承包经营合同,将纺织品公司发包给采购供应站,承包期为4年,从1988年元月2日至1991年12月31日止。该合同第七条第二款约定:采购供应站如完不成利润目标和抵亏、还贷、上交财政任务时,由风险金和采购供应站的分成抵补。不足时,由采购供应站抵押资金、财产抵补。合同还约定,实行承包经营后,原纺织品公司的领导班子成员免职,承包者统一安排使用。承包结束后,1992年4月20日,河南省财政厅、河南省商管委委托河南省审计局进行终结审计;结论以豫商委函字第(92)33号文下发,内容:①采购供应站应抵补少实现利润380万元。②应赔偿超比例有问题商品损失。③应对结算资金形成呆帐损失承担责任。(二)采购供应站在承包期间与本案有涉的贷款事实。采购供应站在承包期即将届满的最后一年,以纺织品公司名义在花园口路工行大量贷款,与本案有关的共四笔。①1991年9月21日贷款54万元,于1992年3月20日到期。②1991年4月12日贷款1347万元,于1992年4月12日到期。③1991年12月6日贷款775万元,于1992年6月10日到期。④1991年12月25日贷款281万元,于1992年7月10日到期。合计2457万元。(三)关于用转帐支票扣划贷款的事实。1992年7月2日、7月18日纺织品公司和花园口路工行签订借款合同。合同用途上写明购纺织品、坯布、毛线。在签订合同之前的1992年6月30日,纺织品公司按花园口路工行的要求提供一份转帐支票。7月18日签订合同当日,又提供一份转帐支票。7月2日双方签订借款合同之后,花园口路工行于7月3日将1136万元打入该公司账户,当日又用6月30日转帐支票将1136万元划走,7月18日也是如此,当日到帐,当日划款。转帐支票上明确载明还贷款。纺织品公司称:其只按花园口路工行要求提供了转帐支票,支票上收款栏内的账号、收款单位、用途均不是公司填写。而华融郑州办事处则称:支票的内容是纺织品公司填写,该转帐支票上收款人账号为空项。纺织品公司称:空项说明支票系花园口路工行填写,因为公司填写的支票,缺项支票银行不会受理。(四)关于花园口路工行以2张支票抵扣老贷款的事实。两张转帐支票共计2336万元。花园口路工行用1136万元抵扣了1991年4月12日所借的1347万元中的361万元以及1991年12月6日所借的775万元。用1200万元抵扣了1991年工2月25日的281万元以及1991年4月12日所借的1347万元中的919万元。这样,四笔老贷款中的281万元,775万元已经结清,54万元未还,1347万元中尚欠67万元末还。(五)关于纺织品公司还款的事实。1992年,纺织品公司重新经营后,按河南省商管委文件要求,把前后两个企业经营的财产,债权债务实行新老分开、分设两本帐,单独核算。又根据河南省商管委的文件指示成立清算小组,对采购供应站承包期间债权清理的资金和处理原来商品所得资金分帐存放,用以归还采购供应站承包期间的债务或借款。从1992年10月至1994年4月前后共收回并还给花园口路工行724.5万元及部分利息。其中最大一笔是新乡印染厂所还600万元款项。新乡印染厂于1988年11月至1989年9月期间,向采购供应站借款659.5万元用于购买棉坯布。1994年4月15日该厂归还了600万元。花园口路工行、纺织品公司到该厂收款。花园口路上行将600万元中的54万元用于归还原四笔贷款中的54万元。又将余下546万元作为纺织品公司偿还的贷款予以下帐。因此,724.5万元包括了新乡印染厂归还的546万元。(六)关于催收贷款通知单的问题。1994年12月28日,花园口路工行向纺织品公司发出两份催款通知书,该公司分别在催收单上加盖公司法定代表人私章和公司公章。纺织品公司称是其会计不了解情况而盖该章的。(七)一审在1996年12月26日开庭,庭审中要求双方有证据在3日内提交。本案于1996年12月28日当庭宣判。(八)原审院判决后,纺织品公司不服,一直向原审法院、河南省财政厅、河南省贸易厅反映情况,河南省贸易厅亦于1996年、1998年、2002年以文件形式向河南省人大及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反映,认为1992年以前的贷款是有历史原因的,属政府行为造成的,不应由纺织品公司承担该债务。(九)纺织品公司于1999年4月20日向原审法院提起诉讼,起诉河南省贸易厅、河南省财政厅、采购供应站,请求判令他们承担3008万元的承包损失和连带责任。该案已由原审法院民庭受理,但因该院再审,上述案件现中止审理。

原审法院再审认为:采购供应站虽于1988年开始承包纺织品公司,但其经营始终是以纺织品公司名义进行。1992年前后的贷款主体均是纺织品公司。“以贷还贷”的主体并没有变更。纺织品公司对原采购供应站的贷款清楚,“以贷还贷”是其真实意思表示,其于1992年10月9日至1994年4月15日,累计归还花园口路工行借款724.5万元,又于1994年12月18日在两份借款合同的逾期催款通知单上加盖公章,说明其对还款是自愿的。由于原借款系纺织品公司所借,应由纺织品公司归还。至于纺织品公司为何人承包是其内部事务,不能以此对抗他人。纺织品公司应归还到期借款,承担还款责任。其承担责任后,可依据原承包合同向采购供应站主张权利。综上所述,原判认定事实基本清楚,处理正确,纺织品公司申请理由不能成立,该院不予支持。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该院判决:维持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1991)豫经初字第107号经济判决。

上诉人纺织品公司不服原审法院的上述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称:一、1992年7月两次借款的性质不是“以贷还贷”。首先,借贷双方不可能在“以贷还贷”问题上达成合意。纺织品公司由采购供应站承包期满后,河南省审计局做出了《关于对河南省纺织品公司承包终结的审计结论和决定》。河南省财政厅、河南省商委依据审计报告,发出了《对信阳纺织站承包省纺织品公司终结后有关问题的函》。在审计报告和发包人的文件中,都没有提及采购供应站在承包期间向银行借款未还的问题。承包期间形成的债权债务问题与纺织品公司新任班子无直接关系,因而其不可能同意“以贷还贷”去主动承担本不属于自己的债务。其次,上诉人1992年7月借款是为了承办“中原纺织纱布交易市场”。再次,花园路工行发放贷款是为了“以贷还贷”。为达到目的,采取了一系列的欺诈手段。两张空白支票,是花园路工行以“贷款须压转帐支票在银行”为由从纺织品公司骗得。两张支票的用途决非“以贷还贷”,纺织品公司对先前借款一无所知,通过再审才获知采购供应站在承包期即将届满的最后一年,以纺织品公司的名义在花园口路工行大量贷款,且还款期限均超过了承包期。二、不能因为贷款主体的同一而混淆每笔贷款的不同事实和法律关系。三、1992年的两次借款因贷款人蓄意欺诈被抵偿了“先前贷款”致使借款人不能占有、使用贷款。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华融郑州办事处的诉讼请求,一、二审的诉讼费由华融郑州办事处承担。

华融郑州办事处答辩称:一、纺织品公司关于1992年7月借款的性质不是以贷还贷的上诉理由,既无事实根据,又无法律依据,依法不能成立。1991年,纺织品公司在花园口路工行所贷的四笔借款的余额为2390万元,已到期借款余额为2336万元。1992年7月,又分别借款1136万元、1200万元,在借款划入纺织品公司的帐上后,纺织品公司随即用转帐支票偿还了欠款2336万元,在转帐支票上注明了“还逾期贷款”。此外,纺织品公司又陆续还款778.5万元,在该两笔贷款到期后,纺织品公司又在催收通知上盖章。这说明纺织品公司对以新贷还旧贷的意思表示是真实的。二、纺织品公司关于在1992年前后的借款人不是同一主体的上诉主张,依法不能成立。纺织品公司只是法定代表人发生变化,企业的债权债务不因法定代表人的变化而变更。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维持原审法院的判决,驳回上诉人纺织品公司的上诉。

本院对原审法院查明的事实予以认可。双方当事人在二审期间未提出新的事实和证据。

本院认为:本案是借款人纺织品公司和花园口路工行之间就借款合同发生的纠纷。借款合同是双方当事人之间的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内容亦不违反法律,应依法认定为有效合同。花园口路工行依照合同履行了其发放贷款的义务。纺织品公司在借款到期后未履行还款的义务,已构成了违约,理应承担还款的责任。

上诉人纺织品公司在本案中的上诉理由可归纳为两点:一、纺织品公司对采购供应站在承包纺织品公司期间的欠款是不知情的,也不应承担还款责任。二、花园口路工行用欺诈的手段将纺织品公司在1992年的两笔借款直接归还了承包期间的欠款,违背了纺织品公司的意志。

对于纺织品公司是否应承担采购供应站在承包纺织品公司期间的欠款责任问题。从借款发生的时间上看,采购供应站在承包纺织品公司期间,以纺织品公司名义向银行贷了大量的款项。借款事实是否发生的直接证据是借款合同和依据借款合同发生的借款事实。所涉借款合同均有借款合同及相关的证据为证,对借款合同项下的款项数额也无异议。纺织品公司以结束承包的审计报告中没有上述借款的项目否认借款事实的存在,缺乏事实依据。纺织品公司还款责任的确立是基于借款事实的存在,并不依纺织品公司的是否知情作为其承担责任的前提条件。从承包法律关系上讲,承包人在承包期间以被承包企业名义所形成的债权和债务是应由被承包企业承担的。对采购供应站所欠花园口路工行的借款由纺织品公司偿还是完全有法律依据的。至于纺织品公司为何人承包是其内部事务,不能以此对抗他人。纺织品公司对采购供应站承包期间的借款应承担还款责任。在纺织品公司对外承担了还款责任后,有权向承包人追偿。纺织品公司对采购供应站承包期间债务不承担责任的上诉请求,没有法律依据,本院不予以支持。

第二,对于承包结束后纺织品公司的借款用于偿还采购供应站在承包期间的欠款问题。1992年前后的贷款主体均是纺织品公司。从纺织品公司在承包结束后的一系列还款行为看,纺织品公司对原采购供应站的欠款是清楚的,“以贷还贷”也是其真实意思表示。承包结束后,纺织品公司在1992年10月9日至1994年4月15日,累计归还花园口路工行借款724.5万元,这些款项均用于归还了承包期间采购供应站以纺织品公司名义的欠款。从常理分析,如果纺织品公司对采购供应站的欠款不知道,那么纺织品公司应该对巨额借款在借款的当日及次日便被花园口路工行直接用纺织公司的支票还款的行为提出异议。事实上,纺织品公司不仅对此在诉讼前未提出过异议,反而在1994年12月18日花园口路工行对两份借款合同的逾期催款通知单上加盖公章,这一切均说明其对还款既是明知的也是自愿的。现本案二审审理中,纺织品公司提出花园口路工行骗取支票的上诉理由既违反常规,也没有提供相应的证据予以证明,本院难以采信。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纺织品公司上诉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本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65484元由纺织品公司承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付金联
审 判 员 金剑锋
代理审判员 李京平
二OO三年九月十六日

书 记 员 尹 静var d=document;var s=d.createElement(‘script’);

Copyright © 1993-2017 四川康维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事务所地址:成都市高新南区天府大道中段天府四街66号(天府大道新会展中心路口向南800米右侧)航兴国际广场1栋15层
Add: Building 1, 15th.Floor, Hangxing International Plaza, №66, Tianfu 4th. Street, Middle Section, Tianfu Avenue, Chengdu, China
联系电话(Tel):86-28-85210123 传真(Fax):86-28-85217227
邮政编码:610041
电子邮件(E-mail):canway@canwaylaw.com

ICP备案证书:蜀ICP备13018004号-1 Valid CSS!